云出岫鸟知还

你怎么这么可爱⚘(∀`ฅ*)

boruto观后感

佐边:

Boruto相关!!!雷者勿入!!!


严重剧透警告!


严重剧透警告!


严重剧透警告!


 


故事大概是这样的:进入中二期的博人不满父亲常年不回家的行为,在半夜遇到了徘徊在他家门口要找鸣人的佐助,惊为天人非要拜佐助为师。佐助去鸣人办公室告诉他新boss又出现了顺便和鸣人进行了一番“你孩子真像你”“其实我觉得他更像你”的意义不明的对话,然后对博人表示少年我看你根骨奇佳要不要和我学忍术。俩人大晚上的不回家在小树林里篝火晚餐,佐助苦口婆心的劝导博人说你比你爹幸运多了你爹小时候没人疼没人爱一件儿衣服穿好几年你要理解你爹啊blabla。鹿丸这边也劝鸣人说孩子都要中忍考试了你咋还跟没事人似的赶紧回去鼓励鼓励blabla。于是鸣人回家羞涩的给博人加了个油,俩人暂时缓解了一下父子关系。由于博人没有九尾外挂也没遗传到白眼,考试时候比较怂,让一直图谋不轨的木叶黑科技部长趁虚而入向小太子推荐了方便实惠的云端储存读取忍术包,最后一场对决时博人一怒之下作弊,结果被鸣人当着其他忍村的面抓个正着。正尴尬时,穿着花盆底的人妖boss恰到好处的登场,立马转移了注意。佐助赶到救下俩孩子表示此地太小不够他开大---这个b装的我给满分----鸣人你先在前头顶着。于是鸣人就被boss抓走了。


体会到了父爱如山的博人这个后悔啊,在鸣人办公室穿着鸣人小时候的衣服来回溜达。此时佐助出现说给你个机会吧老子能感觉到鸣人的查克拉我用轮回眼带你去吧,顺便把定情信物给了博人。然后他们在某个楼的楼顶开了黑洞,先把四影弄过去,此时雏田小樱鹿丸赶到。看着眼前带着他妈,呸,他师傅的护额穿着他爹的衣服的博人,雏田一脸“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小樱一脸“我萌的cp终于发糖了”,鹿丸一脸“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互相鼓舞了一下助子就带着小太子进黑洞了。


异世界里鸣人正被boss捆绑吸精,由于精太多吸不完。四影冲过来七里库鲁一顿乱打,boss小弟一看这怎么行呢,于是化身大力丸被boss吸收。人妖boss磕了药表示腰不酸了腿不痛了打人也有劲儿了,于是场面一下逆转。然后鸣人和佐助笑眯眯的上前表示要给博人上一课教育教育他什么叫真正的带你装b带你飞。于是就是预告片里那帅到飞起的夫夫合体技,博人以一句“死gay”总结感受。皆大欢喜时,偷摸跟着来的科技部长表示轮到我出场了,把那些low到爆的忍术包一顿释放,正好给boss补充了查克拉。四影被这个高压查克拉震得给跪了。佐助一看此时不出场更待何时,告诉小太子好好表现。于是在他亲师傅开道亲爹搓丸子的情况下,小太子顺利的教他做人送他回家瞬间爆炸完成单杀。


就这样,小太子一跃成为虎父无犬子的小英雄,中忍考试作弊也就这样揭过去了。那个鸣人看不顺眼的科技部长估计也不敢叫嚣了。其他忍村一看木叶有这俩挂B也就消停了。皆大欢喜。呵呵,太子,二少,会玩儿了呀。


总的来说,这部剧场版应该是历史以来最好看的一部了。麦麸的成分肯定是有,要不然也不至于把一个营救的动作画成腻腻歪歪的公主抱。但要说是因为麦麸才这么高票房高评价也有失公允。毕竟大多数去看去写评论的都是路人粉。何谓路人粉?就是你做调查说你支持鸣雏还是鸣樱他回答鸣樱,但是结局是鸣雏他也接受。这类粉丝是最好讨好的,因为他不在乎cp,哪怕结局有点儿烂尾他最多也就吐槽两句但是不会一棒子打死。这类粉丝同时又是最不好讨好的,因为他既然不在乎cp或者人物,那么对剧情或者画面的要求就上来了。这就是thelast为什么叫座不叫好的原因。大多数人去看都是抱着最后一部火影电影的情怀去看的,他们期望的是不忘初心,是看到热血精彩的战斗画面,是鸣人实现梦想当上火影的镜头。制作组实在是高估了鸣雏或者雏田的影响力。除了死忠粉,没有人愿意花两个小时去看一个路人甲的爱情故事,尤其是这个爱情过于突兀并不感人。


相比之下,boruto就好多了。制作十分精良,特别是战斗场面,终于不用搓丸子或者嘴遁敷衍,那一段体术加配合是天衣无缝,不用强插回忆也能唤醒最初的记忆,想起最开始,火影忍者吸引我们的是什么。


说说对两对官配的感受吧。鸣人雏田给我的感觉就像古代的完美家庭,鸣人建功立业雏田相夫教子。两人相敬如宾,没有情深不寿却也可以与子偕老。雏田贤良淑德,她不会向鸣人撒娇让他多回回家多陪陪孩子,因此当女儿的生日鸣人的影分身消失的时候,儿子去闹去问母亲,雏田却告诉儿子你要懂事听话要理解爸爸。鸣人的办公桌上摆着的,却只有一张七班的照片。


至于佐助和小樱,他俩更像是离异夫妻,貌合神离,因为女儿勉强联系在一起。鸣人好歹也在村子里,佐助却是常年在外。回村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鸣人,大老远回来宁可陪着小太子在树林里回忆童年也不说把女儿一起叫上。小樱没有搬进宇智波的宅子里,也不知道是因为凶宅还是怎么的。俩人除了电影结尾时有个同框其余时间连对话都没有。哦,同框了他俩也没对话。我男友总觉得莎拉是小樱用蛇叔的黑科技生下来的……


再来说鸣人和佐助。其实一开始让我吃这个糖我是拒绝的,但是最后……我还是可耻的屈服了……鸣人真的和我想的不一样。我原以为,有了孩子的鸣人会是一个笨蛋爸爸,和他儿子的相处方式就像和木叶丸一样,教他的同时也会和他一起趁着雏田不在家做些傻事,两个人互相吐槽baga来baga 去。可是这里的鸣人是个成熟稳重严肃认真的父亲。岸本想表现的可能是因为自幼没有家人所以鸣人并不知道怎么和孩子相处,连父子两人单独一起的时候都很尴尬。鸣人真的不再是以前那个会笑会闹傻乎乎会用色诱术的鸣人了。他的笑总是恰到好处。他是一个稳重的政治家,一个大公无私的领导者。也只有在佐助面前,我才能看到过去的鸣人的影子。佐助那一声戏谑的“吊车尾”,鸣人和他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种改变,我不能评价好还是不好,只是难免会惆怅。


借用一段我非常喜欢的作者的话:相愛的人,尤其是兩個男人,應該以樹的形象並肩站在一起,一輩子永不糾纏卻心靈相通,在深深的地下血脈相連。我不能允許自己,也不縱容你做攀爬的藤蔓,我是橡樹,而你會長成一棵木棉,就像一首詩裡說的一樣。


鸣人和佐助,或许就应该如此吧。


就像斑和柱间一样,即使各自成家,多年以后提起初代人们第一反应不是水户而是斑。能和柱间并肩而立的也只有斑。


他们之间的情感,爱情也好友情也罢,不过都是人们牵强附会的名称。这种情感根植于血脉,不用言语不用行动,他们知道,一直都在。


哦,散场之后大家问的最多的就是,道理我都懂,但是大蛇丸孩子的头发为啥是白色。



评论

热度(1305)